【导读】
虽然目前经济总量仍不高且相差比较大,但是这五座城市都具有独特的区域地缘位置,都是国家战略的重要节点城市,因此潜力很大

【导读】
虽然目前经济总量仍不高且相差比较大,但是这五座城市都具有独特的区域地缘位置,都是国家战略的重要节点城市,因此潜力很大

【导读】
虽然目前经济总量仍不高且相差比较大,但是这五座城市都具有独特的区域地缘位置,都是国家战略的重要节点城市,因此潜力很大

【导读】
虽然目前经济总量仍不高且相差比较大,但是这五座城市都具有独特的区域地缘位置,都是国家战略的重要节点城市,因此潜力很大。
成都、重庆和西安这三个国家中心城市在西部地区具有绝对领先优势,那这三城之后,谁会成为西部第四城呢?
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,有来自云南的全国政协委员建议,把昆明纳入国家中心城市建设规划。如果昆明成功“晋级”,就有望成为这个西部第四城,但是,西部城市中有此雄心的并非只有昆明。
五城有望一搏
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有一个显著特点,就是经济和人口大多聚集在省会城市,省会城市在全省的首位度比较高。比如,2019年宁夏银川的城市首位度位居全国第一,银川GDP占宁夏的54.02%,位居第二的青海西宁占比也高达46.63%。
不过,总体而言,西部地区的省会城市经济总量仍偏低,城市的全国影响力比较弱。纳入西部大开发范围的12省份中,除了成都和重庆之外,其余10个省会城市的经济总量在全国31个省会城市排名中都位列后半部分。
5月中旬发布的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》(下称《指导意见》)中,成渝、关中平原城市群被定位为引领西部地区开放开发的核心引擎。其余9个省会城市中,拉萨、西宁、银川、呼和浩特经济总量偏低,在西部地区的分量有限,因此昆明、南宁、贵阳、乌鲁木齐和兰州都有可能成为第四城。
从经济总量来看,2019年,昆明、南宁、贵阳、乌鲁木齐和兰州的GDP分别为6476亿元、4507亿元、4040亿元、3450亿元和2837亿元。虽然目前经济总量仍不高且相差比较大,但是它们都具有独特的区域地缘位置,都是国家战略的重要节点城市,因此潜力很大。
今年两会期间,全国政协委员、云南省政协副主席高峰建议,把昆明纳入国家中心城市建设规划。高峰认为,昆明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已经具备了七个基础条件,如云南建设国家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,从国家层面赋予了昆明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目标定位。
实际上,早在2014年,在云南省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上,民盟云南省委就提出开展“昆明建设国家中心城市”规划的提案。在经济总量上,昆明也一直保持着西部第四的位置,而且具有面向南亚和东南亚的位置。
但是,昆明面对着有力的竞争者广西南宁。南宁的战略地位同样突出,而且还有西部陆海新通道战略加持。昆明提出到2030年基本建成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的目标,南宁也确定要建成特大城市和区域性国际城市。
不仅如此,由于在本世纪初发展相对平缓,昆明与西部前三位的差距越拉越大,甚至开始要与其身后的贵阳开始竞争。贵阳GDP总量从不及昆明的一半,到逐渐逼近昆明,而且在交通枢纽上也可以一争高下。
这样的竞争不只在西南地区,西北地区也一样,那就是一直与西安较高下的兰州并不甘于“西北第二城”。兰州是有底气的,它是我国重要的能源、原材料和重化工业基地,也被称为中国石化工业的摇篮,在中国经济版图中曾经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实际上,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战略价值,兰州与乌鲁木齐并不弱于西安。尤其是在综合交通枢纽上,兰州拥有陇海线、包兰线、兰新线、兰青线,是重要的战略要冲。而乌鲁木齐被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来建设,其地位也是不言而喻的。
不仅如此,在胡焕庸线以西,只有兰州、乌鲁木齐等大城市,虽然从综合实力来看,与东部城市相比的确比较弱,但是从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等角度来看,在这一地区需要培育一到两个引领地区经济发展的中心城市。
因此,西部第四城不仅在于经济体量,还在于城市发展空间和潜力,以及在整个西部地区的产业、交通等各方面的影响力。
仍需强化中心城市
根据发改委的定义,国家中心城市是指居于国家战略要津、肩负国家使命、引领区域发展、参与国际竞争、代表国家形象的现代化大都市。因此,国家中心城市不仅有战略布局的价值,还需要比较强的经济基础。
《指导意见》提出,因地制宜优化城镇化布局与形态,提升并发挥国家和区域中心城市功能作用,推动城市群高质量发展和大中小城市网络化建设,培育发展一批特色小城镇。
这是一条新的发展路子,为中心城市发展赋能。2018年,中央出台《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》,提出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、城市群带动区域发展新模式,推动区域板块之间融合互动发展。
在西部地区,除了成渝城市群和关中平原城市群,国家还布局了北部湾、兰州-西宁、呼包鄂榆、宁夏沿黄、黔中、滇中、天山北坡等城市群。这些省会城市都是这些城市群的区域中心城市,是城市群发展的核心。
但是,西部城市经济体量远远落后于东部地区,而且发展分化,西南和西北表现迥异。西南地区的昆明和贵阳增长较快,规模不断增长;西北的兰州和乌鲁木齐相对迟缓,总量增长相对并不显著。地区发展不平衡特征并未改观。
比如,兰州在全国城市排名中曾经位列第二十几位。但时至今日,兰州的排名已经滑落至90名以后,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名中也位列末几位。
2018年国务院批复的《兰州—西宁城市群发展规划》还显示,这一地区2016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40848元,是全国平均水平的76%。城镇密度每万平方公里24个,仅为相邻的关中平原城市群的1/3。不仅如此,还存在传统产业比重高、交通等基础设施滞后等问题。
因此,西部地区需要强化中心城市的城市功能,加快经济发展和人口集聚,发挥区域中心城市引领带动作用。
根据《兰州—西宁城市群发展规划》,该城市群被定位为“着眼国家安全,立足西北内陆,面向中亚西亚,培育发展具有重大战略价值和鲜明地域特色的新型城市群”。要成为促进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支点,支撑西北地区发展的重要增长极。
《指导意见》也提出,加强西北地区与西南地区合作互动,促进成渝、关中平原城市群协同发展,打造引领西部地区开放开发的核心引擎。推动北部湾、兰州-西宁、呼包鄂榆、宁夏沿黄、黔中、滇中、天山北坡等城市群互动发展。 
作者 | 李秀中
来源 | 第一财经
(原标题:《中央文件赋能,五座城市角逐“西部第四城”》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